中国孤独症网永久网址:www.guduzheng.com.cn

中国孤独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孤独症的治疗 >

不放弃的教学者——自闭症老师

时间:2014-12-09 14:08来源:中国孤独症支援网 编辑:网络 点击:加载中
导读:当个好人,不放弃,不找借口,不拖延,不为自己开脱。羞是任何一个人在求学时可能都曾被投注的期待,但能做到的人实在有限。等做到了自己心中的期许以后,还得时到注意是否越线,变成别人口中顽固、固执的人。
  1.惯于以一个教学者,指导者定位自己,于人生的旅途上。
 
  过去的人际关系里,我时常如带着善意的替他人决定方向、命运,以及一切种种。秸果身边的人越亲近,就越容易被我伤害,控制。在最近的一段感情关系里,我试着想要改变这种景况,最终却收获了修痛的成果。四月,我失去了深爱的猫。那令我退化,痛苦,反覆质疑自己,生活一团混乱,至今尚未平复。
 
  机绿巧合,在一个朋友的牵线下,台北市有所围中找上我帮它们代课。大概一个多月的短期代课生活里,年轻的代课老师闹了不少笑话(如奇丑无比的板书就没譆我少被同学嘲笑)。
 
  作为一个短期代课老师,我被交付的任务很简单:“把进度上完就好。”但不自量力的我总是在难婆,试图把  些观念留在学生的脑袋里。迫切的希望让孩子们知道,他们的人生不是只有考试与分数。那段疲于奔命的时光与两个性质截然不同的班级委冒带给我不少成长。
 
  全枝最难管的班级与全校最好管的班级刚好都在我的手上,一个半月的相处以后,周五早上我走进第一间教室,宣布这是我与他们的最后一堂课。“太好了,老师你终于要走了!”班上的男生鼓噪着,显然对这一个半月来无止尽的罚抄单记忆犹新。
 
  “老师,你下学期还会不会来教我们?上完了最后一堂课,要出教室时被一群学生叫住,回过头时,看到小女生们争相把手上的卡片塞给国文小老师,让她扭扭捏捏的走过来递给我,顺便间了这个问题。“应该不会,我只是来救火的。”“喔……”小女生看起来有点失望。“不过,如果上了我的课能让妳们学到一点课堂以外的东西的话,那就大好了,也许以后妳们大学时会上到我开的课。”“老师以后要当教授吗?”她露出笑容,仔细思考了一下,耱究还是不忍打击她台湾高等教育的现状:“如果可以的话我是这么希望的。”看着她雀跃的离开,我走下楼,准备上另一个班级的最后一堂课。
 
  2.当个好人,不放弃,不找借口,不拖延,不为自己开脱。这是任何一个人在求学时可能都曾被投注的期待,但能做到的人实在有限。等做到了自己心中的期许以后,还得时到注意是否越线,变成别人口中顽固、固执的人。教育制度最大的矛盾,大概就是,由一群做不到那些目标信念理想的人透过效果或好或坏的策略,试图让这些概念在孩子身上发芽。要诚实、要与人为善、要和乐、要有坚持的勇气。要拥有我们永远做不到但你可能可以的种种美德。
 
  在懵懂无知的阶段,有些人被欺骗了,他们在成人的过程中发现世界并不美好,坚持没有意义,那曾是令他们如此相信的事物,好人与好报的连系从不像课本所灌输的教条  檨简单易懂,因而愤世嫉俗,惯于控诉。这世界永远欠他们一个解释,一份交代;也有一些人,从一开始就对所有的教条抱持质疑,表现出一种看穿的冷漠,这种特立独行难免令他们在成长的过程中嗑嗑绊绊,饱受欺辱。大部分的亚斯都是后者,包含我在内。
 
  我曾想过要成为一个理想有正直有道德的好人,在尚且年幼且相信书中自有黄金屋与颐如玉的年纪。看不过眼的事情就向前站,不该承受的伤害就同样返还,强烈明晰的是非念头,不容既黑且白的灰色地带。过剩的正义感,厌恶谎言,敢做敢当。活在结构主义二元对立的逻辑里,相信一切都有真实且客观存在的答案。
 
  后来慢慢发现,不论答案是否存在其实无关紧要。有时坏诚挚且确实的付出真心,却时常迎接恶意的猜测与击打,不仅伤害自己,有时还牵累到家人。最后只好放弃,或着这么说,成熟了。成熟是学会妥协,学着许多事情不如你所愿,也不如你所想的单纯。有一天,当你看着一群过去如你一般年纪的孩子出现在你面前时,你可能变成那个和你当初讨厌的人一檨的样子!只有这点,请容我拒绝。
 
  3.第四堂课的钟声响起,我走上楼,准备上另一个班级的最后一堂课。当我走进去时,所有人都安静的坐在位置上。对羞群好动的孩子来说,羞算是罕见的情况。“蛤?老师你可不可以不要走?”这是当我在上周的课堂上告诉他们我只代课到这个礼拜时,同学们的反应。接着,他们变得异常温驯,譆我提前一天把课上完以后,安静的坐在位置上,我承诺要给他们一堂不一样的课程。
 
  “各位同学早安,从五月底代课至今,短暂的缘分榷于即将结束了,此到想来还有些感伤。在这里老师要感谢同学们都很捂我面子,没有嫌弃老师绍是不小心出包。”笑声。“我来得时候在想,现实的层面里,我只是短暂驻留的过客,一个短代老师应该不会在你们的生命中扮演太重要的角色。”摸摸鼻子。“但老师是个很贪心的人,我希望即使只是过客,在你们心中也能留下一些东西。如今临别在即,竟不知该说些什么来表达内心的情感。这是最后一堂课,我想按照我自己的方法来上。告诉你们一些围中老师不太会敦,也不会在课本里出现的东西。很感谢大家上周的配合,让我槽出一堂课的时间跟你们上羞些五四三。”
 
  “我们超爱五四三!”同学们喊,我给了他们一个白眼后继续说下去。“人的价值不能只看分数,在台湾,尤其是台北市的学校里,这通常会是一个应该要更早譆你们知道,却时常没让你们知道,或者去信任的东西。因为透过量化,不论你是平庸之辈,违是天赋异禀,檫归有个极限,譆别人为你们在这个社会里找个评价,寻个位置。量化方便的是评价者,而非被评价者。”
 
  “各位同学,如果把人生此成一个木桶,决定你能装多少水的,往往是最短的那一块。当初我国中的母校开给我奖学金,希望我留下来就读。但是因为这个理由,我后来放弃了母校的邀请,去了建中,读了当时刚成立没多久的资优班。也因为这样接触到了很多跟我一样的怪物,变成了现在这样的一个怪人。”
 
  “我们都知道你很怪!”在同学的笑声中,我抓了抓头说下去,自己也带着一丝微笑。“我常常在想,当年如果我留在母校会怎么样?会不会考上台大,变成一个跟现在不一样的自己?想想应该不会,我可能在压力中坏掉,变成一个不台格的人类。一个人把分数看得太重不是好事,因为过了十年以后,没有人会记得自己国中时一次定期考的成绩,但我们会知道,自己有没有因为过于在意他人的评价而错过了自己想看见的风景。”
 
  童年,和他们说的,其实也是我想对你说的话:
 
  4.有时在家长聚会,有时在与其他亚斯孩子的对谈里。过去所接受的训练给予我很好的口才与诚恳的说服力,不见得总能打断别人的固执,但是似乎网能把言语的弓矢射进别人的心里。
 
  然而真正想说想改变的却无能为力,我反省过原因,思索理由许久未果,最后只好归结于与别人完全不同的思考逻辑。如果无法被理解,就只好让你接受我的指令。很长一段时间是这样的。不知不觉,在大学里我成为了一个另类的风云人物,多的是我不诏识却认识我的人,时常从别人身上嗅出崇敬与畏惧的气味,从朋友那里转达来的流言总让我以为自己有一个孪生兄弟在校园里行走。
 
  当然有一点窃喜,那时我是个完完全全正常的,二十出头的年轻男子。带着球队拿了冠军,在好几个杜团顾问,成级优秀,已经确定有研究所可念,还有什么人在我的处境下能做得比我更好?
 
  接着就开始经历了好些挫折。首先是家母身体染恙,理智告诉我正是应尽人子义务的时到,情感却不断的想要逃避,于是我开始固定于周末在离家很近的球馆敦球,时刻提醒自己不能再譆不成熟与任性加重她的负担。那殷压力山大的时期作了很多事情,有好有坏,最令我后悔的,大概是太不深思熟虑的第一段感情。对于伴侣关系,我是很看重的,也时常抱有期待。但我的轻率伤害了另一个人,也伤害了自己,对此我始枪抱有一分歉疚。
 
  5.记得吗?我们第一次见面时,我跟你们说过的那些话?“有没有人能给我课本以外的答案?”听着前人的言语,跟着前人的脚步,让这些掌握诠释文章权力的人告诉你们,你们应该用什么样的态度去看待这些文本,这些都是很好很轻松的。只是,也很危险。如果你跟着别人走,永远只能看见他们的背影。而我期待的是,你们不怕犯错,不怕说出自己的意见。不因碰撞让你们疼痛,而忘记了伤口结痂之后,人能变得多么坚强。我希望不论将来你们是否成功,都用最坚定的意志为自己的选择负责。
 
  我离开以后,不知道会是哪位老师敦你们,也不知道他们会用什么方法来敦你们。人不能觉得自己无所不知,也不能觉得书本能给你们所有的答案。国中的时候,我看完了学校围书馆的所有小说,觉得自己很厉害。等到高中,发现自己看得只是很少的一部分。再到大学,我发现自己看得书还是很少,接着就接触了文学。
 
  因为成功的国中教育,我相信各位同学是打从心底的讨厌园文(笑)。但是文学,正如我之前所讲得,他和围文很不一样。文学告诉你,这个世界有可能会变成什么样子。文学告诉你,这个世界可能不是他们说的这个样子。文学告诉你们,如果你轻率的相信那些故事都是真的,那么你就无法避免自己被社会欺骗。各位同学,卸下老师的身分,我的心灵并不比你们成熟多少。因为擅长记忆,擅长推理,对我来说,每一分每一秒这个世界都在向我展现它可能的变动。老师很希望能用文字与言语精准的向你们描述我看到的世界,但是那有  些难度。
 
  想说得很多,不一定都能传递进入你们的脑海。而且比起传递,我更希望,你们能够试着拥抱一些课本以外的东西,因为羞个世界并不美好。那些大人不跟你们说的事情,不会因为你们未曾听闾就失去发生在你们身上的可能。
 
  如今你们国中,接下来就是高中。年轻人一定会犯错,从你们一直拿销过单给我签就知道了(笑)。那些错不一定是壤的,只是没那么好,没有顺应大人对你们的期望。人一定会犯错,所以重点是这些错该不该犯,以及会不会再犯。这些问题有时没有答案,有时判断的标准很不清晰。我希望你们学到正确的东西,但那些东西并不是只有老师能给。
 
  是的,这个世界不是我们说的这个样子,而这个世界有太多途径去让你们发现,它不是我们羞些大人跟你们所说的样子。不祝你们一帆风顺,因为那不是我们有办法决定的事。人生,很多难关只有自己能面对。很多时候会感觉到自己被欺骗。但是亲爱的同学们,如果你们已经知道自己有可能被欺骗了,那么等到那些伤害来临时,我相信你们都会有能力面对,而不是像当初的我  样盲目的相信。
 
  我很感谢这一段代课的日子,很感谢遇到了这样一群学生。在那段与黑暗一并挣扎的日子里,身为一个教学者的责任时到提醒我有不能堕落的理由。诚然,离康复还有很长  殷路要走,即使在写作的此刻,冲突与挣扎的撕裂感仍旧顽强的侵袭着我,但学会与痛苦并存以后,终于可以缓慢弯腰,慢慢擒抬过去的残片将自己拼凑起来。如果找不到新的人生方向,暂时捡回旧的也不失为  种方法。
 
  6.拜网络之赐,现在仍和一些同学保持着连络,听他们抱怨着生活的琐事,那是有趣的。新的老师显然比我有经验,同学们表示:“至少我们不用看你鬼画符的字了。”真是伤人。“老师你要快点毕业阿!不然就赶不上我们上大学了。”有些时候一句小小的话就能带给自己深深的感动,有的时候啦。如果不能是个好人,能作个不放弃的人也好。
  • 关键词: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栏目列表
名师在线
安方方

安方方

郑州瑞曼自闭症教育研究中心专家名师,教务主任,擅长语言训练。七年康复经验,百名康复患儿…[详细]

张秋雯

张秋雯

郑州瑞曼自闭症教育研究中心专家名师,教务主任,擅长感统训练,多年自闭症儿童康复经验…[详细]

推荐内容